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淫荡舅妈

淫荡舅妈 「欸,你忘了拿衣服,」舅母说。我傻笑出声,然后往回走,单膝跪下,但舅母没有下来,反倒是一只手勾着我的颈项,另一只手捡起我的衣物,两颗大奶晃啊晃的,让我忍不住低头要舔一口,结果害舅母差点跌在地上。「小坏蛋,不要急。」舅母嘟嘴皱眉,我满脸通红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只好快速把舅母送到房里床..

和小姨子最销魂的那一夜

和小姨子最销魂的那一夜 在我很小的时候,父母就天天吵架;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可吵着吵着就怒目而视,摔锅砸碗,甚至大打出手。  父亲还爱酗酒,喝醉了就打我,没有任何理由;轻的时候拳打脚踢,重的时候拿凳子砸、拿绳子勒;母亲最开始还劝过几次,后来被父亲打怕了,她也变得麻木不仁,权当家常便饭。  ..

收了小姨子

收了小姨子 这世界上本来就是有一得必有一失,其实谁也跨不过这个坎去。比如说,当个官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(无论是对封建时代的皇帝还是现代社会的平民百姓),而不当官则无官一身轻;要想发财则整天钻到钱眼里(需要忙着挣钱嘛),而无钱的人则多了一份自由……由此而派生了许多对立的名词,如大小、多少、黑白、..

少妇小说

更多>>